天猫已经停止售药 为什么 “网上卖药”那么难?

发布时间:2017-06-05作者:吴文治来源:亿邦动力网

timg.jpg

天猫医药馆将停止药品在线交易,起因是互联网第三方平台药品网上零售试点期结束。但这并不意味着所有线上药品交易业务都将暂停,取得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资格证书的企业可以正常经营。这让很多电商企业通过收购、合作等形式,借壳持有网上药品交易资格证书的企业,力保线上医药市场。

第三方售药全面叫停

天猫医药馆日前向平台商户发布了通知,根据此前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以下简称“食药监总局”)和河北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政策要求,天猫医药馆将于8月1日停止在线药品交易功能。天猫医药馆停止药品在线交易功能其实早有先兆,据此前报道,天猫医药馆5月发布《关于药品类目紧急管控措施的通知》,要求天猫医药馆的商家从5月27日起停止发布销售药品类目商品。

被叫停的第三方电商平台不只是天猫医药馆一家。6月2日,1号店也曾表示收到上海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转达的通知,被要求暂停网络药品销售业务。同时,据了解,1号店已将药品的销售方式更改为“货到付款”,以此规避药品在线销售的问题。据知情人士表示,另一家第三方平台药品网上零售试点平台八百方也将从8月起停止网络药品销售业务。

据了解,2013年食药监总局先后批准食品药品监管部门在河北慧眼医药科技有限公司“95095”平台、广州八百方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八百方”平台和纽海电子商务(上海)有限公司“1号店”平台进行互联网第三方平台药品网上零售试点工作,试点期限为一年。三家试点企业的药品在线销售业务被叫停,意味着试点工作正式告一段落。

平台售药责任难追究

从第三方平台售药试点到期叫停情况看,政府主管部门显然对试点成果不太满意。食药监总局在官网上援引中国医药报发布的内容显示,“试点过程中暴露出第三方平台与实体药店主体责任不清晰、对销售处方药和药品质量安全难以有效监管等问题,不利于保护消费者利益和用药安全,因此决定结束互联网第三方平台药品网上零售试点工作”。

国家对A证试点电商平台的监管与对传统药店的监管有明显区别。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知名IT律师赵占领表示,持有《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资格证书》(C证)的企业,首先要求有线下药店,通过对实体药店的监管确保消费者用药安全,这类药品监管体系已经比较成熟。相较而言,医药电商在国内仍属发展初期,电商平台通过网络售药,监管机构要对所售药品的质量、有效期做出严格把控具有较大难度。

在赵占领看来,结束试点工作对医药电商行业实则有利有弊。一方面,有利于加强药品在线上渠道流通的监管力度;但没有了巨头电商的渠道资源,对培育医药电商市场或造成一定影响。

根据商务部发布的《2015年药品流通行业运行统计分析报告》显示,2015年药品流通行业销售额达到1.66万亿元。去年商务部直报系统医药电商销售总额达476亿元,其中B2B市场规模达444亿元,占医药电商销售总额的93.3%;B2C市场规模达32亿元,占医药电商销售总额的6.7%。

借壳寻求破局

结束第三方平台药品网上零售试点工作,并不意味着所有线上药品交易业务都将暂停。食药监总局表示,结束第三方平台药品网上零售试点工作,不影响已经获取《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资格证书》的企业依照《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审批暂行规定》等规定,继续开展企业对企业和医疗机构的药品交易服务业务;取得《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资格证书》的实体药店可以继续通过互联网直接向消费者销售药品。

事实上,在此次政策推出之前,已有不少电商企业通过收购、合作等形式,与持有C证的售药企业建立联系谋划出路。日前,京东将药房开到线下的消息引起业内关注。

早在5月京东自营的“京东大药房”已经开业,其中非处方药可直接在线购买,由京东大药房负责配送,其是京东集团子公司收购的“青岛安吉堂大药房”,后者在去年11月获得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C证。此外,阿里健康也在7月发布公告称,已与广州五千年医药连锁有限公司订立收购协议,以1680万元的价格收购了该公司的全部股权。据了解,后者主要从事药品及中药饮品零售业务,并于去年2月取得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C证。